錘煉人格 磨洗心性 專心為學

在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開學典禮上的講話

韓子勇

 

各位老師,各位同學:

大家上午好!我講四個詞與大家共勉。

 

第一個詞是“祝賀”。

今天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的開學典禮適逢教師節。首先向各位老師表達節日的祝賀!剛才聽主持人介紹各位老師,聽到很多業內熠熠生輝的名字,很欣慰,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的師資陣容還是很強的。“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中華文明有一個突出特點,就是尊師重教。古人講“天、地、君、親、師”。實際是講人的重要的五種關系。天是道,是天理。“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道在中國人心目中一直占有很重的分量。在今天這個道,是遠大的共產主義理想,是我們仰望星空、期盼未來所喚醒的內心的道德律令。第二位是“地”,“地勢坤”。厚德載物,化育萬物,生長萬物。我理解在今天是讓我們處理好與國家、民族、社會的關系。做人做事要接地氣、腳踏實地,以積極上向的入世態度,“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是自覺融入能夠化育萬物、朝氣蓬勃的新時代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之中。第三位是“君”,我理解在今天就是要轉化為愛黨、愛國、愛人民的情感,提升凝聚力和向心力。第四位是“親”,親是從自然的血緣關系當中,抽象出來的一種自然倫理,是人類非常樸素的情感,并由此推及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第五位就是“師”。師是你人生道路中非常重要的啟蒙者、引路人。這樣一個“天、地、君、親、師”的順序,中國獨有,給教師很高的地位。中華文明儒釋道三位一體,當然以儒家為主干,這個主干就是一群以孔子為開端的傳道授業解惑、誨人不倦、連綿延續、蔚為壯觀的“教師隊伍”。我們黨一貫重視教育。毛主席第一份工作也是在北大圖書館當管理員,他最早的人生理想是當鄉村教員。我們黨在非常困難的革命戰爭年代一直抽出精力和財力去辦教育,無論是在中央蘇區還是在延安,都是如此。習近平總書記前一段時間給中央美院八位老教授的回信,也是對教師們立德樹人、崇德尚藝的殷切囑托與肯定,所思所盼躍然紙上。我們每個人在成長的過程當中,回憶往事總會有幾個老師的形象浮現出來。他在你人生的轉折點,給過指導、引領、鼓勵。老師不僅僅是一個職業,更是青年成長的領航員。從石器時代到現在有上萬年,每個人個體壽命有限,但文明可以獨立于個體而存在和發展,上萬年的文明之所以能夠積累傳遞,開枝散葉而萬古長青,老師在其中功莫大焉。

 

第二個詞是“歡迎”。

歡迎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的各位新生。各位入院新生從今天起就是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的一員了,祝賀大家加入這個大家庭,開啟新階段的研學之路。我羨慕大家能夠讀碩士、博士、博士后。我本人也就是本科畢業,羨慕今天大家有這么多深造的機會。從小學、初中、高中、大學一步步往上走,都是處在一個連續上升的教育階段,到了碩士生、博士生應該是教育階段的最高層級了。到了這個層級,我想到一個景象,就是雛鷹振翅、試飛和翱翔。你看雄鷹總是把自己的巢建在懸崖絕壁上,或者是巨木的樹梢。雛鷹一開始很弱小,皺巴巴的、羽毛雜亂稀拉,根本沒有雄鷹的那種感覺。但是一點點兒長大后,翅膀越來越硬。它可以感到氣流變化和天空的召喚,它想飛、急不可耐。這個階段最危險,飛起來它就是雄鷹,老百姓說的老鷹。飛不起來,它就連一只雞都不如,摔死在石頭上。碩士生、博士生階段,就是雛鷹開始展翅、試飛的階段。各位博士生、碩士生就是欲飛的雛鷹,中國藝術研究院就像那顆巨木,就是聳立云端的懸崖峭壁,這個高度給大家提供一個絕佳的巢穴、提供起飛的勢能,而老師就是帶著雛鷹展翅的雄鷹。這個階段的特點是教學相長、相互探討、學會方法,是放大鏡和顯微鏡并用,是進入專業領域內部、深處、細枝末節,是養成獨立思考的能力和習慣,寫出一部很好的碩士生論文和博士生論文。我帶過幾十個碩士生、博士生,老師們指導好學生,要使學生有所創新,有所斬獲,而不是重復,不是“尋章摘句老雕蟲”。我帶的第一個博士生現在也是教授了,當初我要求她寫的博士論文,應該是一本壓箱底的書,一本后來的研究者繞不過去的書。第一本書質量如何,決定你之后學術事業的發展。所以我給她選了一個沒人耕耘過的領域,就是研究綠洲文明中的“巴扎”,“巴扎文化空間的分析與研究”。“巴扎”是沙漠綠洲世俗生活的表征,有多元多樣的功能。她說老師前面沒有人寫過這類書 ,也無像樣的研究文章,感到很畏難。我說這就對了,抄無可抄,只能細讀生活之書,一個綠洲、一個綠洲,一個巴扎、一個巴扎地去做田野考察。結果她就去田野考察,最后出了一本書,完成博士論文,最后評上省級優秀博士論文。更重要的是,開啟了巴扎文化研究這個方向,給后來的研究者鋪上第一塊路石。希望在座的學生有學術抱負、擔當和勇氣,闖入那些布滿荊棘、艱難困苦、少有觸及的研究領域。要有這個雄心壯志,做學問沒有這個雄心壯志你就不是雄鷹,飛不起來,你就不是雛鷹,你就是蓬間雀了。所以一方面歡迎大家,另一方面希望大家有雄心壯志,用足三年時光,使自己的修為大增,功力大增,眼界、視野、心胸都能夠得到提升。

 

第三個詞是“方向”。

大家記住,所有真正的學問都不是象牙塔里的學問。在今天,更是如此。我們一定要和時代緊密結合起來,投身時代洪流中。習近平總書記講我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離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這樣近。的確如此,只要擁抱時代,我們就能夠看到、觸及到、感受到,甚至就能夠擁抱到這撲面而來的熾熱的夢想。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時代,如雛鷹凌空,擁抱太陽和藍天。一百多年來,我們一次又一次跌入谷底,自從有了共產黨,1949年之后,我們的國家、民族開始往上走,不斷地爬坡過坎,期間也有曲折,但是到今天應該說我們處在接近于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關鍵時刻,就像馬拉松的長跑,幾乎看到那根彩虹般的線了,但這也是最累、最倦、最艱難的時候。我們的老師、學生,要和時代聯系,形成牢不可破的命運共同體。大家可以看到這一兩年整個國際局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確實是處在一個驚濤駭浪當中。好在有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把舵定航,使中國這艘巨輪行穩志遠,渡過一個個激流險灘,我想也一定能夠到達輝煌的彼岸。所以說,同學們一定要與時代同行,關心社會,有責任心和使命感走出象牙塔。就像習近平總書記給老電影人牛犇回信中講的。要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當你從“小我”升華到了“大我”,很多事情上你就能看得開、想得明白,就不至于永遠覺得單位委屈了你、同事不理解你、社會虧欠了你。有這樣一種信仰、情懷和擔當,格局才會大、事業才會順。我見到一些本來很有才華的人,可能這方面稍微弱一些,最后做人做事始終顯得小。我們要像魯迅先生講的,把自身那個“小”趕走,用信仰、情懷、擔當來滋養自己,壯大自己。這個“大”哪里來,不是說大話、天天做秀、嘩眾取寵,而是腳踏實地,面對民族、人民和事業,有敬畏謙卑之心。習近平總書記前幾天給中央美院的回信講到美育。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的各個專業都是從事美育教育的。當然美育不僅僅是美術方面,不僅僅是藝術方面,而是和人格教育、情感教育和審美教育相關。希望大家不僅是弄通、弄懂各藝術門類美的形式,更要把握美的規律、美的本質。什么是美的本質,美的本質是包括形式在內的價值判斷,沒有脫離內容的形式,黑格爾講“有意味的形式”,“有意味”很重要,有意味不僅是形式上講究,更是指內容、價值觀上的選擇。中國人對美的認識和看法背后作支撐的是我們的文化傳統,是中國人理解世界、看待世界的方式,是中國人的心靈世界,這才是海面以下潛在的冰山。在座的有研究抽象藝術的,抽象藝術好像最講究形式,但它是怎樣被抽象出來?怎樣被一次次的蒸餾、一次次的結晶,最后變成那樣一種意味深厚、變化無窮、簡潔又神秘的形式。抽象的形式看似與內容無關,但卻是內容的“原形”與“真身”,是龐大、漫長、多樣的內容經過錘煉后的靈魂。在美育中形式、技術、技巧要學,但更重要的是審美的價值觀分析,這里就包含了方向。習近平總書記幾次講話都講到中華美學,就包含方向。今天搞現實題材的創作、搞現實題材創作的研究,不僅僅是方法和形式上的,更是內容和本質上的。我們的研究生教育要有這樣一個方向,要堅守這樣一個方向,堅持中華立場,吸收外來為我所用,創造與新時代相融合的新藝術。

 

 

第四個詞是“奮斗”。

在今年新年賀辭中,習近平總書記講“奮斗者是幸福的”。我想這是感同身受、真正為黨為國為民努力奮斗者的肺腑之言。人只有在奮斗中,才能體現價值的存在。如果虛度時光,把大量的時間、精力浪費在沒有價值、甚至是消極的事情上,這樣的生命,不曾燃燒、發熱、發光。王國維在《人間詞話》里有一段很有名的話,很多人都熟悉: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三種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是第一境;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是第二境;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是第三境。這三種境界里,沒有一種是熱熱鬧鬧、歡天喜地、輕輕松松的。你要走在前面,就要開山劈路、遇水架橋,板凳要坐十年冷。因此希望大家不要被才華、天賦所迷惑,人類社會確實是有一部分人有天賦、才華,特別在藝術領域。有的人智商高,有的人某一方面的感受力特別出眾,然后他意識到并發展起來,發展他在音樂方面的天賦、在美術方面的天賦但是往往很多人意識到自己有這方面天賦的時候,尾巴容易翹到天上去,覺得自己獨異于他人。因此,就被各種外部的誘惑所迷惑。我想世間有才華、有天賦的人,總量絕對超過最終成功者。那些有才華但最終一事無成的人,是怎么被消磨、落入平庸的?有一篇古文叫《傷仲永》,我們不要做仲永,而是越是覺得自己有才華,越要謙卑。要力戒浮躁,經得起各種誘惑,專心為學,要有非同常人的毅力、耐心和韌性,才有可能成就一二。有才的人往往也容易眼高手低,甚至可能偏偏伴隨著懶散與惰性。但只要記住,再有本事的人,也不可能用三五天思索出人家用幾年、幾十年思索出的東西。不忘初心,專心、專注很重要。今天社會發展快、變化大,誘惑也特別多。因此,常常注意力難以集中。人之所以不同于動物,是因為人可以在某個領域集一生之注意力、精力專注于某個方面,孜孜以求、精耕細作。現學現賣不行,花拳繡腿不行,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一知半解就急忙地、很功利地秀自己,會誤其一生。越是和市場、和功用、和功利近的那些領域,越要磨洗自己的心性和定力,錘煉自己的人格、品質。中國藝術研究院的研究生教育,要沉下心,老師專心教、學生用心學,扎扎實實做專業,不要忙于湊熱鬧、亮個相、握握手、遞遞名片、加加微信。要把心思收回來,斂神靜氣,人生才有張力。要力戒浮躁,錘煉人格,磨洗自己的心性和定力,不能面對誘惑失魂落魄,不要毀于淺表化、碎片化、功利化的泥淖。要不畏浮云遮望眼,追求大道,熱愛真理,不懈努力。

謝謝大家!

彩88-安全购彩